当前位置:主页 > 鸡汤面窍门 > 正文

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,我最喜欢随园

你可曾在大草坪看过星星

从仙林搬去随园是2002年秋天。据说为了方便我们大四在外面实习。

对随园的各种美好幻想,没想到在打开宿舍抽屉的一瞬间就破裂了。只见一只敏捷的小强蹦跶了出来,从此就烙下了阴影,宿舍的抽屉是再也不敢用了。

随园的宿舍除了研究生楼,大都跟筒子楼差不多。外面看上去青砖木窗,其实内部年久失修,早就不适合居住。

当年的五舍已经是历史的尘埃了

这里无需穿越,秒回民国。

一层楼共用一个厕所,一个洗漱池。大夏天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景象:一个人在水池洗饭碗,旁边一个人光溜溜地冲着凉,两米的蹲坑那还有人在上厕所。那种混合的味道,想起来就记忆犹新。

一到梅雨季,走廊里就挂满了干不透的衣服。实在挂不下了,宿舍里也架起了绳子,挂上了湿答答的衣服。

你还能一眼认出这是哪儿吗

随园生活就这样开始了。

随园开水房的大叔,是一位骨灰级童安格粉丝。去开水房打水,经常看到他一个人坐在小房间里,旁若无人地跟着原唱一起哼唱,有时是《花瓣雨》,有时是《沙漠之足》,这一唱就是十几年。大叔如今还在吗?

澡堂每周都有固定的开放时间。洗澡按分钟收费。有些省钱小能手可以只花几毛钱就从头洗到脚,顺带洗完了衣服。

隧道口的光是那么迷人

西山下有一个隧道,是战时留下来的防空洞。下了课,穿过隧道就可以直奔食堂。天黑了,我一个人总是不太敢走这条捷径回宿舍,生怕走到一半隧道关了门。

有一阵子,隧道里开了一家咖啡店,名字叫月亮湾。可以点茶点咖啡。总有女生爱往隧道里的咖啡店跑,觉得神秘有洋气。来了朋友,总忍不住领到防空洞里坐坐。

听着蝉鸣,做一个不愿意醒过来的美梦

图书馆通常特别安静,除了偶尔两声咳嗽,再无声响。

西山图书馆一楼的自习室,人少的时候找个窗边的位置坐下,看书累了就放空一会。图书馆里,墙壁斑驳,桌椅古朴。窗外,风吹过的时候,树影婆娑。

非典封校,铁栅栏内外围满了恨不能厮守的情侣

随园食堂吃饭的学生很多不是本校的。因为后门紧挨着河海,不少河海的男生跑到随园来吃饭,顺便看看南师的美女……你懂的。

不想吃食堂的,出了后门就能买到吃的。纯正口音的苏北老板,会记住VIP客户的煎饼口味:不要香菜,土豆丝多一点。糍饭是压平的米饭,里面塞上油条,白糖和小咸菜,然后一卷就好了。到了傍晚,后门打包一份孜然炒酿皮回宿舍,一样有滋有味。

当年的一碗鸡汤面,至今心心念念

大苏果还在,小爽酸菜鱼不见了

后门除了金良酸菜鱼,好吃的馆子就没几家了。前门则大不一样。

那时候,宁海路有一家民间老鸡汤面馆。滚烫的鸡丝面端上桌,面上覆盖着好多鸡丝,汤黄黄的,跟自家炖出来的一样。香浓的鸡汤喝到肚子里,整个人都暖洋洋的,什么烦恼都给熨平了。

小爽酸菜鱼任何时间去,都座无虚席。因为性价比超高,又超级下饭,成了学生党聚会请客首选。人气旺的店,等位很是熬人。别人吃得酣畅尽兴,自己还要傻傻等叫号。男生带女友去吃小爽,要当心了,脾气差点的,一言不合就翻脸。

韩式料理刚开始在南京流行。宁海路就有一家。宿舍有个女生被《天桥风云》洗脑,迷上了张东健,特地拉着室友一起去前门吃韩餐。两个人点了满满一桌子的五花肉、泡菜饼之类的,结果还有很多没吃完,打包带回宿舍,不过花了七十元。没想到,没过不久韩式料理就越开越多,也越来越贵了。

不少女生萌生过在汉口西路开家小店的念头

汉口西路两边开着不少小情小调的衣服店。爱逛街的女生,两三个一起不知把这条街逛过多少遍。多少年过去,学校周围不少店变成了小吃店,可汉口西路好像没什么变化。还是很多卖衣服的小店,还是那么不疾不徐。

非典封校,连网吧都暂停营业了,娱乐更是少得可怜。除了食堂买饭,更多的时间只能窝在宿舍里听听广播,偶尔煲个电话粥。十字绣开始在女生中流行起来。一群女生,整天捧着一块布,拿着阵线,讨论着图案与配色,也算是奇事一桩。

这条石阶而上的路,当年刷了不知多少遍

毕业终究还是来了。伤感情绪还没酝酿好,散伙饭急匆匆地吃完,我们就鸟兽散地奔向新天地了。

再回随园走走,随园的五舍早已拆了。当年高大上的研究生楼,如今也有了十几年的历史。那条幽暗又神秘的隧道已经关闭。

黑皮肤的留学生还能看到,音乐学院的花腔还能听到,当年清瘦的老师早已丰腴了起来。

回忆总是不辍。

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,我最喜欢随园,以及一起笑过闹过青春过的你们。

来源:南京有个号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主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uzheng520.com/jitangmianqiaomen/2019042517.html

博客主人YeLongCu
男,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,已经20来岁至今未婚,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代码,资深技术宅。
  • 37 篇文章总数
  • 2183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
  • 标签